陌路安隐

这里是一名文笔似翔的间歇性精神分裂症患者。。。

本来是想1/1完美收官的来着

这样也不赖啦
是高中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组份呢
Shattered Pixel Dungeon
不知不觉就是几个小时
记得当年最快一节课就搞定了来着

Anyway
回过头来重温一遍
心情果然有些愉悦呢

朴瑟米诺大陆曾经流传有这样一份问卷
题目大概是问
你认为最强公会里最不好惹的是哪位
当时的结果显示
牧师安陌赫然名列三甲

不仅是在大众印象中
在公会自身的无数次排位中
安陌也是榜首的常客
出任务时的输出量也是惊人的高

不过
据说在公会排位战时
经常会传出这样的声音

“有本事你别奶自己啊魂淡!”
“切...”
“是男子汉就堂堂正正和我一!决!胜!负!”
... ...

可每当这样的声音响起

“那我下次出任务不扶你们了哦”

随即而来的就是全场缄默

不过似乎也有人有不同的看法

“唔”
“安陌本来就是很厉害的啊”
“每次出任务的时候都很努力”
“除了要输出还要负责治疗”
“那种认真”
“啊~”
“真是令人陶醉呢(笑)”
“而且我家安陌又不是什么正统教会牧师”
“当然厉害了啊”
“而且不仅治疗量大”
“安陌她近战和弓术都是達人呢”

             ——《羊皮卷》卷二

在朴瑟米诺大陆上
有一项在普通民众中颇为流行的竞技运动
这项竞技运动据说是从遥远的西方传来
在那片极寒之地发展壮大
那竞技运动的名字
就叫做
电竞

而在其中一项名为LOLS8的赛事的决赛当晚

“啊啊啊啊!IG牛逼!”
“IG牛逼!啊啊啊啊!”
“IG牛逼!我们是冠军!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样的声音
久久回荡在这大陆最强公会的大厅中

据说其中有的人从第一赛季就在关注这项赛事
也有的人其实并不关注IG这支队伍
甚至也有人根本不了解S8是什么
但这并不能阻止她们为了IG的胜利而呐喊
那是竞技运动和家国荣耀带给她们的触动
在那种氛围中
过于纠结些什么了解与否都不重要了
它将人们的心连在了一起
享受那种氛围
那种热血的氛围
沉醉在这享受之中
大概这就够了

(后来屌炸天之旅被一众人践踏来践踏去)
(开门的阿姨也差点因此被革职)

          ——《羊皮卷》卷三

————————————————————————————

其实我就是个路转粉
但也是宿舍楼欢呼的一员
嘴中的语无伦次与无实义的呐喊
胸中的热血翻腾涌动
眼中的干涩
竞技的魅力如斯强大
尤其当它寄托了千万人的期望
每一场胜利
都是甘霖

“诶诶诶”
“你看你看”
“琉曜你看”
“我也有尾巴了诶”
“摇啊~摇啊~”

“唔啊”
“把黑猫放开啦”
(不过这样的安陌真的好萌啊)

过了一会

“再摇一下嘛安陌~”
“好不好嘛~”

“诶嘿嘿 可爱吧”
“快跪倒在本小姐的脚下吧啊哈哈哈”
“我摇~摇啊~摇啊~”

嗯?
我的长枪呢?
刚睡醒的骑士心里想到

          ——《羊皮卷》卷二

关于一些小设定(一)



大家的武器是怎么来的呢

想了想

如果设定朴瑟米诺是某次大战后期产物的话

就可以解释为某种程度上文明的倒退?

然后武器这些东西都是散落态

在一次一次刷本中回收

所以大家一般只有破旧的手枪

才会有研究所去研究这些武器

关于是谁制造了这些武器呢

说不定安陌她们认识哦

毕竟是长寿种族(我说她们是她们就是)

所以说虽然公会名字还不知道(因为还没想出来)

但是都是些老(he)妖(fa)怪(luo)呢(li)


诶 哼 啊喂  是安陌的口癖

唔 呵 对吧  是琉曜的口癖

记一下免得出现什么

我 O O C 我 自 己

的情况

写纸上又懒得找

也没带本子开新坑

(我刚刚说了什么)

(开坑?!)


关于碎冰者
一把在朴瑟米诺大陆上颇有些争议的武器
安陌其实并不是很能理解
为什么一个名字如此简单直白的武器
却还是被人们议论来议论去
直到有一天

“琉曜”

“啊 怎么了”

“我拿的是碎冰者是吧”

“唔 根据图鉴来看的话确实是这样”
“怎么了⊙_⊙”

“那...为什么那个肥仔会被冻起来啊喂”
“这明明是碎冰者吧啊喂”
“不是什么”
“冻结吧 时间 将我的敌人都引向幻灭吧”
“之类的鬼东西吧啊喂”

“唔”
“这个”
“安陌你想想啊”
“要是没有冰的话”
“它也就碎不了冰了对吧”
“所以说它肯定也是知道这一点”
“所以才是这样的吧”
“先把人家冻成冰”
“然后自己就有冰可以碎了”
“这样自己碎冰者的名字不就名副其实了”
“唔”
“这么想就很有道理了对吧”

“......”

                ——《羊皮卷》卷二

关于《朴瑟米诺年代记》

对于一些(不知道有没有)

在心里稍微有那么一丢丢期待日更的人

十分抱歉

最近忙疯了

真的疯了

本来想做这个

就是想把游戏中的一些小想法情景再现出来

(然后吃吃CP什么的)(误)

其实心里对于人设背景设定什么的

还没有个定型

一直都在想

安陌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琉曜又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关于登录界面还有各种要素应该怎么解读呢

怎么去造这个世界观呢

脑子里空荡荡

挤不出一丝精力去思考

(所以我感觉我这学期铁定药丸)

都是些日常向的东西

以后还会更日常的

还有

如果我要是表现出了一种想要写同人的意愿

你们记得掐死我

一定要掐死我

谢谢你们

([只要大于二就可以称作“们”]这件事其实也挺好的)

在某一次一年一度的公会考核之后
安陌在一次日常任务中突然暴起
据当时在一旁掩护的琉曜说

“其实我完全不用来掩护的啦”
“我家安陌那么厉害”
“自己一个人就可以搞定的啦”
“可是啊”
“她非要拉着我的话就不一样了啊”

据说当时的琉曜笑得活像个两百斤的孩子

“其实也不是考不好啦”
“毕竟实力摆在那里的”
“主要就是考试的氛围啊什么的”
“那种环境下安陌是会很难受的说”
“而且座位都隔的那么远”
“我也没有办法去陪她”
“所以是很无助的吧”

说着琉曜语气渐渐黯了下来

“而且这次考试改革之后”
“那些要安安静静坐着去答题的科目”
“对安陌这种人来说是很难受的说”
“喏”
“你看”

“哦啦哦啦哦啦”
“看箭看箭看箭”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吧”

          ——《羊皮卷》卷二

亏了我的组员们容忍了我把这么个东西当做背景还不打我 _(:з」∠)_ 太谢谢他们了

出于精灵的高贵也好
出于弓手的自尊也罢
据记载
当有一次
琉曜被一位不知名弓手的袭击命中时
她一改往常沉着镇定的作风
扔下了弓
只拿着一把破旧的手枪
就向那个弓手冲了上去

“啊那个啊,噗(ಡωಡ)她当时好好笑我跟你说”
“就那个箭就那么唰一下扎上去”
“你不知道她当时那个表情啊哈哈哈哈(ಡωಡ)”
“丢人啊哈哈哈哈哈哈”
“当时就笑喷了你知道吗(ಡωಡ)”
据记载
当时在场的另外一位当事人安陌如是说

                     ——《羊皮卷》卷二